敢不敢分享到:
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校园春色  »  快乐同学家

卢娜家又成了新的性爱乐园,整个假期杨国强就和她同居在一起,李金霞也常来玩,可她晚上必须回家,而杨国强和卢娜就象小夫妻似的,每天同眠共枕在一张床上。日久生情,日子长了两人竟磨擦出爱情的火花,甚至谈起了婚嫁之事,可现在还上学,两人就把这事儿藏在心里,等学业完成后再说。
  
  日子过得真快,卢娜的父母还有几天就要回来了,杨国强不能在她家住了。开学后,卢娜和李金霞又回到原来的学校读大专,杨国强却在同城的另所大学。回到学校后,她们发现宿舍管理严了,男女生宿舍大门口都有学生会的值日,不准互窜。后来才知道,大二班有个女生和男朋友在宿舍里多次发生性关系,去年秋天女生竟怀了孕,放暑假时她的肚子已经很大,同学还以为她变胖了;这个女生不敢回家,就在学校呆了一个假期,上个月的一天晚上,她忽然喊肚子疼,惊动了邻舍的女生,找来校医一看才知道是临产了。马上就要生了,上医院也来不急,幸好校医是个女的,有过生孩子的经验,就在女生宿舍帮助她产下个婴儿。这件事儿在学校影响很大,她和男友都被开除,从此宿舍管理也加强了。。。
  
  金霞和卢娜听到此事也有点害怕,好在避孕得当,没摊上麻烦。
  
  卢娜说:“也真是的,象咱这么大,有这方面的事儿很正常吗。干吗开除人家呀,真不讲理1
  
  李金霞:“唉!是他们思想封建呗,有什么办法?对了,以后咱得注意点儿,可别象她那样就惨了。”
  
  卢娜:“放心吧!只要咱们注意避孕,别让他的精子流进来就没事。”
  
  李金霞:“哼!我看你没少让他往里面射。”
  
  卢娜:“那我不是吃药了。你知道吗?让他在里面射可舒服了。咯咯1
  
  李金霞:“不用你美,等哪次让他弄大肚子,你就笑不出来了。”
  
  卢娜:“哎,咱学校现在管得这么严,我想咱们租个房子,和他一起住多好?”
  
  李金霞:“那好哇!咱们星期六就出去找找。”
  
  很快,开学后第一个星期过去了,杨国强在新的学校里感觉真难熬。放假的时候在卢娜家里,几乎每天都有一次性生活,现在可好,跟哪个小姑娘都不熟,又没时间去找她们,没有性生活的日子真是不习惯。星期六到了,杨国强早早起床,吃过早饭便匆匆忙忙赶往经济干校,在路上他的传呼就响了,一看正是她俩儿打的。 本文来自织梦
  
  杨国强心想[嘿!也等不急了,看来离开我这根儿“大棍子”她们也受不了。]
  
  车到站了,下来一看两位女友正在那等着。
  
  李金霞笑着迎过来,说道:“哎,来得挺快,我们刚打完传呼。”
  
  杨国强:“我收到的时候正在车上呢。”
  
  卢娜也笑道:“哇!你也挺急呀。”
  
  杨国强:“可不是,我憋一个星期了。走吧,上咱学校去。”
  
  卢娜:“咱学校不可以了,我们今天找你是想一起去找个房子看看。”
  
  杨国强:“你想租房呀?学校发生什么事了?”
  
  李金霞:“走吧,抓紧时间,边走边说吧。”
  
  然后,她们把学校发生的事儿讲给杨国强听,跑了一天也没找到合适的房子,不是太贵就是离学校太远了。
  
  卢娜:“怎办?跑了一天,咱们回去吧。”
  
  杨国强:“回去?那我今天白来找你们了。”
  
  李金霞“嘻嘻”笑道:“你。。。想事儿了?”
  
  卢娜:“想事儿也没办法呀,没地方。”
  
  杨国强:“就这样了。。。?” 织梦好,好织梦
  
  卢娜:“我有个地方,不过得花点钱,你们带钱了吗?”
  
  李金霞:“什么地方还得要钱呀?”
  
  卢娜:“上旅店开个房间不就得了,反正今天星期六,不回学校也行。”
  
  杨国强:“去开房得要身份证,我没带呀。”
  
  卢娜:“呀!我也没带。”
  
  李金霞:“我带着呢,今天以为租房子能用得上,没想在这儿用上了。”
  
  卢娜:“太好了!咱们走吧。”
  
  杨国强:“上那个旅店呀?别太高级了,我可没拿太多钱。”
  
  卢娜:“包个二、三百元钱一宿的就行了。”
  
  李金霞:“对了,就我有身份证,要问你们要怎办?”
  
  卢娜:“这好办,你自己先开个房,然后我和他再去找你,这样不就都能进去了。”
  
  三人定好后,坐车到市内找了门面不算大,但也不算小的酒店。金霞先用她的身份证开了个房间,过了一会,杨国强和卢娜到服务台说找某房间的李金霞,这样也进来了。来到613房间,一推门走进屋,听到旁边卫生间里有“哗哗”放水的声音,门一开金霞走出来。
   织梦好,好织梦
  她说:“哎,我把水放好了,咱们先洗个澡,跑了一天身上都是汗。”
  
  卢娜把“请勿打扰”的牌子挂在门外,然后插上门,三人都脱得赤条条进了浴室。杨国强坐在浴盆里,李金霞和卢娜帮她洗下身,此时他的大阴茎早已硬邦邦地挺立起来,逗得她们“咯咯咯”直笑。因为都等不急了,匆匆洗了洗就准备玩性交,他们擦干身体进了房间,里面有张大号双人床,三个人躺在上面也挤不着。
  
  李金霞忽然说:“呀,我忘了拿避孕套了。”
  
  卢娜:“看你!出来时告诉你别忘了,都想什么了?”
  
  杨国强:“没关系的,我要射精的时候抽出来就行了。”
  
  李金霞:“这怎么行!你想让我们和咱学校的那个女生一样。。。”
  
  卢娜:“算了,我下去买一盒吧。”
  
  说完,她穿上衣服走出屋。不一会儿,就回来了,从兜里掏出一盒避孕套扔在床上。
  
  李金霞:“这么快!你上那儿买的?”
  
  卢娜:“楼下呀,你没看见有个自助购货机吗?除了烟就是这个。”
  
  杨国强:“嘿!怎么这里还有买套儿的。”
  
  卢娜:“哼,就是给那些小姐、先生们准备的呗。”

  
  杨国强笑道:“那你俩也算是了。。。”
  
  卢娜:“你个臭小子!敢污辱我们。金霞,上来干他1
  
  她们和杨国强打闹在一起。。。。。。
  
  三条赤裸的身体又翻滚在一起,杨国强那根粗长的大阴茎,在两位女友的阴道里忙得不可开交,她们淫浪的叫床声此起彼伏,整个房间被淫荡的叫床声和浓郁的汗味笼罩着。大阴茎正奋力地在金霞阴道里抽插着,她躺在床上,两手揉弄自己的乳房,卢娜分开玉腿,双膝跪在金霞头两侧,被她舔着阴部;弄了一会儿,杨国强又把阴茎退出金霞的阴道,卢娜翻身跪趴在床上,白嫩的小屁股冲着他。阴茎再探到卢娜胯下,向前一挺又插进她的阴道中,接着频频抽送起来。金霞调过身,躺在他们身下,清楚地看到粗长的阴茎在卢娜的阴道口儿进进出出,一对大睾丸在眼前晃来晃去;她伸出舌头,在杨国强的睾丸上舔着,自己的阴部又被卢娜舔舐。。。。。。
  
  好刺的性交,渐渐地两位女友被带进了高潮,卢娜和金霞又仰面躺在床上,杨国强挥舞着粗硬的“大棍子”轮换着在她们的阴道里抽插;她们都高举着粉腿,一对阴道口象雏鸟的小嘴儿,急切地等待着“食物”到来。阴茎频频磨擦着卢娜的阴道,淫水儿被抽带着向外涌,淫叫声不断从她性感的小嘴儿里发出来,一番激烈的抽插把她送上快乐顶峰。再看金霞,玉腿大分着,小手在阴蒂上快速揉搓,正急待插入。杨国强又来到她身前,手持着粗长的阴茎,红红的龟头抵在了阴道口上,金霞用手指扒开小阴唇,胳膊支撑身体,向下看那粗大的阴茎慢慢没入体内。当阴道被充满后,她兴奋极了,又揉起阴蒂来,下体不住地挺动,配合阴茎抽插。   
  此时,杨国强也来了高潮,下身不由自主地频繁挺动,大阴茎硬硬地,血管都胀得清晰可见。李金霞被操得叫床声更加淫荡了,阴道阵阵收缩,阴道口紧箍着来回穿梭的“大棍子”。阴茎得到强烈的磨擦,射精的欲望越来越强烈了,杨国强努力控制着,减慢了抽插的频率;等金霞也有了强烈的性兴奋时,他才把阴茎连根没入,小腹贴在阴阜上蠕动着,憋了一星期的精液终于又得到释放。
  
  射完精,阴茎退出来,此时也有些变软了,上面的避孕套慢慢松动,龟头前面贮精的小囊里注满了白花花的精液。卢娜凑了过来,伸手把避孕套从阴茎上剥下来,然后将里面的精液倒在手上,往自己脸上抹。
  
  李金霞:“你真恶心!弄了精液抹脸上。”
  
  卢娜:“你知道什么?这能护肤,还有营养呢。哎,你还说我,好几次都看见你把它吞进肚子里,不更恶心1
  
  杨国强躺在床上休息,金霞和卢娜躺在他两边,玉手玩弄着已软小的阴茎,用满意的眼神看着他。休息一会儿,三人又进浴室冲洗了一下,再回到屋里也不穿衣服,赤裸着身体躺上床上说笑。
  
  李金霞笑着对杨国强说:“哎,你那玩意儿可真行呀,弄得人家爽死了!  
  卢娜:“可不是!塞得我里面又胀又痒,真是受不了!嘻嘻。。。”
  
  杨国强笑道:“我一个星期没玩了,当然会这样了。”
  
  卢娜:“哎,象你这么厉害要是谁嫁给你可性福死了1
  
  杨国强:“对了,不如你俩儿都嫁给我吧1
  
  李金霞:“去!你想的美呀,现在是一夫一妻了。。。”
  
  杨国强:“什么呀!你俩儿现在和我躺在床上,和嫁给我有什么区别?嘿嘿1
  
  卢娜:“这可不一样,夫妻关系可不是单纯的性。”
  
  杨国强:“埃。。那么说我只能娶你们俩其中的一个做老婆了。”
  
  两位女友都不说话了,杨国强心里知道,她们都对自己有了爱意,少男少女相处长了都会有感情,何况已经跟她们在床上玩了这么长时间了。。。。。。
  
  其实,金霞从和男朋友分手后,就全身心地投入给杨国强。她知道卢娜也喜欢他,自己又没有她长得好看,却又不甘心退出,争取吧!卢娜没接触杨国强之前,就对他有了些好感,后来和他的性生活中就更加钟情了;因为卢娜是个性欲望很强的女孩子,而杨国强每次都能满足她,虽然他很好色,又和几个女孩子上过床,但卢娜心想,不管怎样只要能做他的妻子就好,要是那样他就能属于自己了。
织梦好,好织梦。
  
  静了一会儿,卢娜又找个话题说:“哎,你们看过黄色小说吗?”
  
  李金霞:“没看过。”
  
  卢娜:“我在家上网时找到有小说的网站,写得挺有意思。”
  
  李金霞:“上面都写的什么呀?”
  
  卢娜:“就是那些事呗,都是有人写的贴上去了。”
  
  李金霞:“自己还可以往上贴呀?对了,不如咱们也写一写贴上去呗1
  
  卢娜:“咱们的事儿怎么可以写上去,要让认识的人看到多不好意思。”
  
  李金霞:“那怎么了?咱们只写故事,也不写在那的,谁能知道呀。”
  
  卢娜想了想说:“也行。。。不过别写真名。”
  
  李金霞:“故事是真实的,名也要真实吗。要是瞎编个名字写,那还有什么意思,咱们没本事在别地方出名,就在这上面出个名吧。咯咯1
  
  卢娜:“这种名有什么好出的?把自己的名字写上去,多难为情呀。”
  
  杨国强笑道:“天下重名的人有的是,谁会知道是咱们呀,我同意金霞的说法,要是真贴上去了,还能出个名是吧。”
  
  卢娜:“再说吧!就算写也得先看看人家是怎么写的。” 本文来自织梦
  
  说笑了一会,他们又打开电视看,直到晚上十点多才睡觉。又过了一个星期,终于租到房子,是栋旧房,还烧火炕呢。但离经济干校很近,房子只有一间屋,里面空荡荡,除了窗户旁有铺火炕和二把椅子外,就没有什么东西了。屋外是间小厅堂,只有几平米大,靠墙角放着张长方形饭桌;厅堂右边是间很小的卫生间,还是蹲便的,里面只能容下一个人。不过租金很便宜,每月才一百元钱,也很不错了,总算又找到一处性爱乐园。  
  
  星期六又到了,李金霞、卢娜和杨国强一起来清扫房间。虽说房子旧点,却很干净,除除灰擦擦地和窗户,没多长时间就收拾得窗明几净,就差炕上没有铺盖。
  
  李金霞:“好啦!都干净了,就差被和褥子没有。”
  
  卢娜:“咱一会儿回学校拿,明天就不住宿舍搬这吧1
  
  杨国强:“都快中午了,等吃完午饭再去吧。”
  
  其实,他话外之意是想和两位女友玩性交,又憋了一个星期,刚才清理屋子时,鸡巴就忍不住老想往起挺。
  
  卢娜看出他的心思,笑道:“也是,不吃饭那有劲搬呀。”
   copyright dedecms
  李金霞也明白了,她“咯咯”笑着说:“我看你是想吃人家的大棍子了吧?”
  
  说笑着,三人脱下了衣裤,杨国强站在那儿,裆间的大阴茎直挺挺地翘着。金霞和卢娜还穿着“三点式”,她们来到杨国强身旁,金霞从后面搂着他,用温暖的玉体蹭他的后背;卢娜蹲下身,小手握着硬邦邦的阴茎套弄着,她看看龟头和阴茎都很干净,就张开红唇把大龟头含在嘴里吮弄起来。杨国强被两位风骚的女友撩得淫欲大增,右手伸到后面,隔着内裤抚摸金霞的阴部,金霞也被搞得性欲强烈起来,腰枝性感地扭动着,并解下乳罩,用一对大乳房在杨国强的脊背上揉蹭着。。。。。。
  
  此刻,李金霞的阴道口儿已经分泌出很多淫水,把内裤底下都给润湿了。杨国强也感觉大阴茎被卢娜的小嘴儿吮得痒极了!胀得又粗又硬,好想马上插进她们的阴道里解解痒。
  
  他笑道:“哦。。。行了。真痒呀!咱们开始吧。”
  
  卢娜吐出阴茎站起身,冲着杨国强甜甜一笑,把炕上的裤子拿过来,从兜里掏出避孕套。然后,转过身蹲在他面前,熟练地将套儿套在了阴茎上;接着,她脱下内裤儿,抬腿上到炕上,把脱下的衣裤铺在上面。
  
  卢娜笑道:“哎!金霞,咱俩谁先来呀?”
  
  李金霞:“你先吧,看你急得!嘻嘻。。。”
  
  卢娜“咯咯”笑着坐在炕沿边上,媚眼冲着杨国强眉飞色舞,玉腿大分开,小手贴在自己的阴阜上,用手指揉弄小阴唇。杨国强被挑逗得馋涎欲滴,来到卢娜身边,将她按倒在炕上;然后拽拽她的大腿,让阴部靠近自己,接着右手扶着大阴茎,红扑扑的龟头贴在了小阴唇上。只见大龟头在小阴唇上左右一拨,阴道口儿就露了出来,再看杨国强胯部一挺,硕大的龟头便没了进去,又一挺阴茎插入。卢娜顿感里面又热又胀,再次被“大棍子”充满,真是幸福极了!粗长的阴茎开始抽插起来,李金霞看着阴茎在阴道口儿进进出出的情景,也禁不住兴奋了,她坐到炕上,分开玉腿跨在卢娜下体两侧,然后脱下裤衩儿双膝跪立,将阴部对着杨国强的脸。他明白金霞的意思,把头挨近她的阴部,嘴贴在大阴唇上,伸出舌头为她口交。金霞淫荡地扭动着屁股,双手在自己身上到处抚摸,嘴里发出“咝咝”的声音。杨国强真是忙得不轻,下面得周全着卢娜,上面又得照顾到金霞,仗着平日里常这么玩,要是偶而来一回,搞不好都能兴奋得射出来。
  
  这时,卢娜淫浪的叫床声也出来了,金霞低头看着,自己也感到阴道里好空虚,真想让他给插几下。
   copyright dedecms
  杨国强看出她的心思,笑道:“别急,我把她干完了就该你了。”
  
  再看,他双手拽着卢娜白晰的大腿,髋部频频挺动,粗硬的“大棍子”纵情地穿梭在阴唇间。过了一会儿,又减慢了速度,阴茎缓缓地抽插,控制一下别提前射了精。他低头看着,只见卢娜光脱脱的大阴唇上,已经被淫水儿溅得湿漉漉地,小阴唇向两边分开着,阴道口被粗大的阴茎撑开一条宽肉缝儿。又见自己的“大棍子”胀得红扑扑,上面的避孕套被淫水涂得亮晶晶地,让人看了好兴奋!阴茎在卢娜的阴道里慢慢抽插着,金霞看得眼痒,见杨国强裆下的睾丸,随着髋部的运动前后摇摆,她蹲下身仰起头,把睾丸含在嘴里玩弄。卢娜渐近高潮,呼吸也急促起来,眯着双眼舌尖舔着嘴唇;阴茎的抽插也加快了,抽得越快,阴道口缩得越紧,搞得两人都快感倍增,终于把卢娜爽得玉体颤抖,来了性高潮。杨国强仍没有停止,继续将大阴茎整条抽插,使卢娜保持兴奋,几分钟猛烈磨擦,又让她来了次高潮,阴茎才迅速退出,贴在阴阜上蠕动着。。。。。。
  
  此刻,杨国强也感觉强烈的射精欲望袭来,他赶快捏住龟头,闭上眼休息一会儿。再睁开眼,见李金霞已躺在炕上,一双撩人的媚眼不断放出淫荡的目光。杨国强也上到炕上,双膝跪在她臀部两侧,分开她的玉腿,两手托起小屁股,让阴唇贴在自己挺翘的大阴茎上,轻轻地磨蹭着。金霞“咯咯咯”地笑,伸出一只手捏住粗硬的阴茎,将大龟头塞进自己的阴道口儿;杨国强放下她的屁股,让她支起双腿,两手扶着金霞的膝,腰一挺“吱”地粗长的肉棍儿便没了进去。金霞顿时感觉里面满登登地,阴道得到了滋润,淫液分泌得更多了,“大棍子”在里面顺畅地抽动着,小阴唇红红地突起,阴道口儿里的嫩肉被一下抽出,又一下挤入。 dedecms.
  
  金霞开始发浪了,玉体性感地扭动着,叫床声也越来越大,她感觉阴茎在体内有力地抽动,刺激着阴道口产生强烈的快感,搞得好酸麻。杨国强又把金霞的玉腿抬起,上身趴伏下来,两手支撑在她头两侧,让阴茎更深地抽插。再看金霞,双脚勾住杨国强的脖子,撅着两片白嫩的腚蛋儿,粗大的阴茎在中间一隐一现地。
  
  李金霞浪叫道:“埃。。大棍子真硬。。。捅死了!,,,哦哦1
  
  此时,杨国强只管把大阴茎挺得硬硬地,让金霞痛痛快快地爽个够!又几分钟后,她临近高潮,阴道口紧紧握着阴茎,接受着强力的磨擦。阴道一阵收缩,金霞也来了高潮,杨国强也忍不住要射精了,他迅速退出拽下避孕套儿,大龟头对着李金霞的脸,手握着“大棍子”飞快地剥动几下;忽然,阴茎猛地一抖,一杆精液从尿道口里喷射出来,接着又是一杆,再看金霞脸上已是白花花一片了。
  
  她笑嘻嘻地抹抹脸上的精液,用手指在垂下的龟头上弹了下,笑道:“嘻嘻!射得真不少,看你下面那两蛋儿长这么大,怪不得精子这么多!咯咯咯。。。。。。”
  
  激情过后,身上的汗渐渐蒸发,也感到冷了,三人赶快穿上衣裤,下楼在小饭馆吃了午饭。下午,卢娜和李金霞回宿舍把行李拿来,杨国强也回学校拿行李,从此,他们就在这间小屋里过起了同居生活。 内容来自dedecms
  
  后来,于新娜生完孩子想见杨国强,就进城找到金霞她们,在一起住了段时间。杨国强见三位女友都聚齐了,就提议把过去的经历用小说的形式写出来,此后他们就一块写起了小说。更让人感到高兴地是,新娜还给杨国强生了个男孩,还没结婚就当上爸爸了,真不敢相信这竟是真的!很快,三年快乐的大学生活过去了,毕业后金霞和新娜都各奔东西,杨国强和卢娜想向家人公开关系,准备结婚。但不想,卢娜的母亲却阻碍了这门亲事。。。(回忆起来太难过,就不写了。)分手后,杨国强消极了一段时间,但总得找点事做呀,经朋友的帮助他离开了这个伤心的地方,到外地找了份工作,日子长了对卢娜的感情就渐渐地淡化了。 【全文完】
上一篇:淫荡学院 下一篇:老公出差寂寞少妇电梯故障碰撞大学生搬运工

校园春色相关推荐